兄弟财经外汇交易大赛

伯纳德·奥佩蒂特

2011-01-18 10:37:39

伯纳德·奥佩蒂特

巴黎巴银行隶属于巴黎巴集团,这是一家国际性银行,在全球60多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。巴黎巴集团的总资产超过2690亿美元。伯纳德·奥佩蒂特是巴黎巴银行全球股票衍生性交易的主管,主要是从事股票选择权与指数选择权等衍生性产品的交易,涵盖所有的主要市场以及一些新兴市场,例如:巴西、阿根廷、墨西哥与大部分的东南亚国家,现在又增加了匈牙利、俄罗斯与波兰。

“我们非常稳定地赚了不少钱!”

讨论主题:

从下至上的分析

动态分析

“瑞士方法”:客观与中性

风险与机率分析

最佳分散组合

顶尖交易员的特质

停损

从下至上的分析:掌握胜算的专家

伯纳德·奥佩蒂特强调主要的对象是个别公司,他研究一家公司,成为这家公司的专家。相反的策略则是从上至下,首先分析国家政策和产业,然后才是个别公司。伯纳德·奥佩蒂特花费无数的时间研究交易对象,竭力掌握公司管理阶层、股东、员工、往来银行、债权人、债务人以及该公司股票交易者的心态。他盘算后续的可能发展与股价反应。通过这个角度切入,直接归集资讯,胜算自然超过那些仰赖二手资讯的分析师。

个案研究:西北航空公司

“1993年,我们曾经介入西北航空公司。该公司在1989年曾经发生融资并购的事件。接下来,整个航空产业就陷入严重的衰退,整体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,西北航空的业绩也一落千丈。从资产负债表中观察,西北航空当时的银行债务很高,但债券发行的数量非常有限(如果记忆没错的话,总负债大概是六、七十亿美元,除了5亿美元的债券之外,其余都是银行债务)。由于短期内再度陷入困境,公司提出破产的威胁。公司高层分别与银行集团、员工、供应商进行强硬的协商,只要商谈对手将因为西北航空破产而受损,公司的态度就非常强硬。”

“西北航空开始赢得一些让步。银行同意取消利息费用,提供担保品的的股价,波音公司也同意延迟飞机货款的交付时间。为了取得这些重大的成果,西北公司摆出即将破产的姿态。每天,它们总是通过媒体放话:‘我们打算宣布破产。’这也是公司债券价格不断下跌的原因。最后,1美元面值的债券价格只有10美分。”

“根据我的分析,公司不可能破产。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吓人的手段。当然,这种手段对公司非常有利,逼迫谈判对手让步。对于我们来说,从事债券交易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规模实在太小。所以,我们开始买进西北航空的债务。当然,结果也可能赔得很惨,但我相信胜算更高。总之,我们认定西北航空正在玩弄吓人的手法。”

“一旦谈判对手让步之后,一切都奇迹般地恢复正常。公司开始公布一些漂亮的数据,债券价格回升到平价,我们也赚进四、五倍的利润。后来,公司挂牌上市,经营绩效还是很理想。”

“整笔交易涉及许多基本分析。现代的基本分析需要进行动态研究,尤其是遇到这类的特殊情况。”

“欧洲迪斯尼是另一个非常类似的案例,当时,市场上有一种欧洲迪斯尼的可转换公司债流通;当它们遇到麻烦时,就如同西北航空一样,通过媒体制造各种杂音,渲染情况的恶劣程度。它们玩弄银行、股东与每个人。但没有触及债券,整个事件的发展也完全相同,包括我们的获利在内。”

“在欧洲迪斯尼的案例中,债券是可转换债券,属于衍生性交易工具。可能是这个缘故,让我们有机会掌握价格混乱的交易机会,因为许多衍生性产品交易员不熟悉根本证券,而根本证券的交易者又不熟悉衍生性工具。如果年同时了解这两方面,就能够取得优势。”

深入的策略性思考可以让你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并因此而获利。当然,情况未必始终如此。某个事件或许没有大家忽略的资讯或隐藏的议题。另外,辛勤工作不一定能够让你产生特殊的见解。特殊的见解需要通过经验的培育。经由媒体报导追踪公司的发展,这是累积经验的好方法。

* 了解所有的玩家,留意他们的言行。所谓玩家,是指具备不可忽略的影响力的人,包括团体在内,举例来说,工会就可能是重要的玩家。

* 了解他们为了本身的利益,应该说些什么话;或者,他们说的话可能带来什么利益。动机是什么?隐藏的议题又是什么?只要涉及利益关系,任何的谈话都不可轻信。

* 谁是最大的损失者?

* 谁是最大的受益者?

* 对于每个利益集团,他们希望发生的最佳、次佳与第三种结果是什么?

* 每个利益集团操纵事件发展的着力点与影响力在哪里?

* 每个集团对于每个结果的反应将如何?如果某个人这么做,其他人的反应与后续的发展可能如何?

通过这种方式思考公司事件,这显然是一种技巧,需要时间来培养。可是,这也可以增添交易的趣味。最后,请记住,对于奥佩蒂特来说,价格受到公司事件的驱动,而公司事件又是由某些有权力的人塑造的。权力就代表影响力。因此,在整个价格变动的因果关系中,你首先应该考虑:“谁具有影响力?”务必记住,对于某家公司或特定情况,很多人都具有影响力。永远要保持开放的心胸与客观的立场。如同奥佩蒂特所描述的故事,市场往往是一场权力的游戏。西北航空的案例涉及许多人,包括银行在内。权力与影响力不断流动,这使得你在追踪公司事件的过程中更困难,也更有趣

动态分析

伯纳德·奥佩蒂特介绍了一种非常有趣的观念。“基本分析非常重要,但我所谓的‘动态分析’也是如此。你想知道某家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,某个人究竟做什么,目的是什么,打算什么时候做,能够做到什么程度。任何事件背后都必定有一段故事,你必须了解这段故事。”

根据伯纳德·奥佩蒂特的看法,公司事件不可能在真空状态发展,必定有来龙去脉,务必了解整个因果关系与背景。

“就股票交易来说,我认为技术分析有99%是胡扯,这种说法或许不适用于外汇、大多数的商品、指数和利率。技术分析在后面这几个领域内相当重要,因为这几个市场并没有统一的正确做法,即使你的操作相当不理想,结果也可能胜过全然不理会。可是,我还是要强调一点,盘算背后的故事很重要——谁打算做什么。”主角或许不是银行、公司的供应商与股东,而是政府、供/需关系与生产者。

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你也可以单独通过技术分析赚钱。虽然我个人不知道怎么做,但我相信可以办到这点。”

在西北航空的个案中,奥佩蒂特采用的就是动态分析。他希望知道其中的“故事”。动机何在?影响的着力点在哪里(换言之,谁是主角)?分析之所以属于动态,因为情况不属于静态。他所关心的不是去年的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。奥佩蒂特处理的是活生生而正在发展的对象,随时可能产生变化而对股价构成重大的影响。

可是,动态分析未必始终是最适用的分析工具。伯纳德·奥佩蒂特随着不同情况与交易类型而改变分析的方法。这点很重要,你必须了解自己交易的市场类型与时间架构。举例来说,在流动性高的市场中进行当日冲销的交易,技术分析显然较基本分析更恰当。从另一个角度说,如果交易的基础是建立于某个国家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展望,采用基本分析应该更适当。

“我从事许多不同型态的交易。举例来说,可转换的套利就是其中一种。这属于比较纯粹的衍生性交易,动机可能是买进隐含价格波动率而放空历史价格波动率。这类交易比较适合采用技术分析。对于风险套利来说,交易性质则截然不同。”

企业QQ:4006992887